今天是:2021年5月26日 星期三

讀懂學生 寄語成長

――民生小學陳昱:論班主任與學生的心靈溝通藝術

發佈者:陳昱 發佈日期:2010-12-29 09:52:22 點擊率:3524

讀懂學生    寄语成长

――民生小學陳昱:論班主任與學生的心靈溝通藝術


   我擔任小學班主任工作已有十三個年頭,在我眼裏每一位學生都像一本獨一無二、深蘊童趣、不斷更新的書。讀懂他們、爲他們的成長和豐富貢獻一份爲師者的力量,一直以來是我的追求和夢想。多年的教育實踐讓堅信:教育需要師生間心靈的溝通,從某種意義上甚至可以說教育就是一門溝通的藝術。而在具體的教育行爲中,我與孩子朝夕相伴,在“閱讀”與“寄語”中我們漸漸心心相映,一起收穫着快樂和成功。

一、讀表情,寄以關切的詢問

勿庸置疑,孩子們是最表裏如一的,他們內心的變化會在表情動作上自然流露。班主任一走進班級,便置身於一個豐富多彩的“信息場”,只要留心觀察,就會獲得孩子們的“狀況一覽表”:誰愁眉苦臉、誰笑逐顏開、誰抓耳撓腮、誰目不轉睛、誰掩卷沉思、誰望窗發呆……一旦發現“反常”或“可疑”現象班主任應立即“鎖定目標”,想方設法瞭解情況,“排憂解難”。

記得一節數學課上,我發現班上有名的“發言大王”劉傑出奇的安靜,聽課時不再目光炯炯,練習時還咬着鉛筆發呆。於是我預感到他一定出了什麼事,下課後我利用指導學生跳繩的契機小聲詢問:“你怎麼了?不舒服嗎?”見他目光躲閃,不說話只搖頭,我更意識到問題不小,說:“放學後請到我辦公室來一下,好嗎?”果然在只有我們倆的辦公室裏,他終於淚光閃閃地告訴我:“爸媽又吵嘴了,還打起來,砸了大衣櫃,馬上就要離婚了……”聽到這裏我動情地說:“首先謝謝你這麼信任我,肯告訴我家裏的事。其實爸媽有矛盾,肯定是發生了誤會,彼此不冷靜纔會動手,等他們冷靜下來會好起來的,你別擔心。”見劉傑擦乾眼淚重重地點了一下頭,我們相視一笑。那天我離開辦公室前做的最後一件事就是給劉傑父母分別發去了一條短信……

   值得一提的是,在與學生交流時,身爲成人的班主任應該儘量保持一顆童心,像孩子那樣看待、思考問題。如果你得知一位女孩因爲自己秋天栽種的一棵綠豆苗被第一場寒流凍死而傷心,千萬別說“這有什麼?不就一棵綠豆嗎?!”你可以說:“我想肯定是聖誕老人缺少一棵綠豆苗收種子,他悄悄地帶你那棵去了天堂,明年春天一定還你一袋綠豆種子!”而且一定別忘了到時候替聖誕老人當一回“郵差”。

二、讀心靈,寄以溫情的撫慰

《學記》雲:知其心,然後能救其失也。在學生成長過程中,一定會遇到各種問題,心理也會不斷變化,爲師者應走進學生心靈,與其交心。而隨着年齡的增長,有些話他們不輕易與人言說,再者由於班級人數衆多,班主任不免百密一疏,無法及時瞭解每位學生的心靈世界。針對這些情況,我在高年級時便在班裏掛起了“知心話”信箱,通過紙筆與學生進行心靈對話。在我收到的衆多“知心話”中,有對老師行爲的指責、有對友誼的渴望、有對父母的埋怨、還有對青春期身體變化的疑慮、對異性的排斥或喜歡……

面對每一份“知心話”我都懷着十分認真和溫情的態度去品讀、體味,然後醞釀怎麼回話,如何組織語言,有時甚至到處查資料,生怕有一點閃失。最後一一回復,或單獨談心,或回信,有的還要追蹤調查。

在這樣的你來我往中,收益的不僅是學生,其實收穫最多的還是班主任。在學生的評價和建議裏,我讀出了自己工作的得與失;在給學生的回覆過程中,我不知不覺學到了許多知識,悟到了寶貴的教育真諦。

三、讀作業,寄以激勵性批語

批改作業對教師來講是家常便飯,身爲小學教師誰沒有批改過作業呢?在我看來,作業不僅反映了學生對知識的掌握程度,也反映了學生的心理品質、行爲習慣。作爲班主任老師,應該敏銳地捕捉學生作業中反映出的問題,再用針對性很強的批語與學生進行溝通。

身爲數學老師,我很少在作業中打“×”,發現錯誤,我會在旁邊畫上“?”,提醒學生思考、改正。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爲我深深懂得老師的評價對一個學生的心理影響非常大。即然影響大,那我就應該好好利用一下,在批上分數的同時有必要的就多寫幾個字。譬如:發現原本字跡潦草的現在變工整了,我會批“你進步真大!堅持!”或“認真的態度一旦養成習慣會帶給你成功的人生!”;發現某位學最近錯誤多了,就批“你怎麼了?”、“加油啊!”;如果有誰帶病上課,我一定會寫上“好樣的!祝你健康!”;有時對某處不滿意,比如學生粗心大意造成不必要的錯誤, 我還會畫上一個哭臉“”,而對特別滿意的我會畫上 “   ”或写上“你最棒!”……
   總之,我一直提醒自己本着“激勵強於頌揚、表揚勝於批評”的原則,讓學生“在鼓勵中發揚成績,在鞭策中認識不足”,讓作業本成爲我和學生溝通的又一座橋樑。

四、讀全體,寄以指導性警語

除了注重與學生保持心靈溝通,班主任還需把握班級學生的普通情況,從整體和全局的角度給予引導和教育,完成針對班集體的“大”溝通。

例如,我喜歡在班級黑板上開闢兩小塊“寄語園地”,一塊是“教師寄語”,用於教師針對班級情況給學生書寫要求、鼓勵或警醒之類的話語;一塊是“每日一句”由學生輪流書寫自己推薦給大家的一句話。

再比如 ,我曾經針對班級情況,請人制作了兩幅書法作品,一幅貼在教室前面黑板旁,上書:

早晨三問

1、 我的衣着整潔嗎?

2、 我的心情愉快嗎?

3、 我有足夠的信心

迎接一天的挑戰嗎?
 

另一幅貼在教室後面黑板旁,上書:

放學三思

1、 我与同学相处融洽吗?

2、 我今天有哪些收获?

3、 我的作业完成了吗?
 

在這樣的整體性警戒與引導之下,學生能不爲之所動嗎?長期以往,外部的語句最終將內化成學生的行爲習慣、思想方式,影響他們的一生。


如果說“教師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那麼班主任老師與學生心靈的溝通無疑是教育工程的核心過程,這樣的溝通需要科學思想的指導,需要靈活技巧的支撐,更需要博大師愛的浸潤。“讀你千遍也不厭倦,讀你的感覺像三月”,在與學生的交流中我時常會想起這首歌,我也經常提醒自己:用心讀懂學生,爲他們的健康成長真誠寄語,在心靈交流的和諧氛圍中努力譜就至美的教育樂章!

 

 


論文題目:《讀懂學生 寄語成長――論班主任與學生的心靈溝通藝術》
論文作者:陳  昱
单    位:肥西县上派新五小
职    务:小学教师  兼职教研员
职    称:小学高级教师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